大熊貓被“降級”不是不愛而是更愛 保護大熊貓陝西這樣做

來源:西安新聞網 西安報業全媒體編輯:雷瑩 2021-07-09 19:05
分享到:

西安新聞網訊 7月7日上午,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舉行2021年生態文明貴陽國際論壇新聞發佈會,生態環境部自然生態保護司司長崔書紅説,我國已建立了較為完備的自然保護地體系,大面積自然生態系統得到系統、完整地保護,野生生物生境得到有效改善。大熊貓野外種羣數量達到1800多隻,受威脅程度等級由瀕危降為易危。

大熊貓是我國的國寶,甚至是國家名片之一,其“降危”立即引發國人關注。媒體以大熊貓的視角發問:“我被降級了,你們還愛我嗎?”回答當然是肯定的。那麼,陝西作為大熊貓重要的棲息樂園,在保護大熊貓方面又做了哪些工作呢?

秦嶺大熊貓才是真正有野性的動物

外界印象中大熊貓只生長在四川一帶,實際上陝西秦嶺也有大熊貓,並且與四川大熊貓品種不一樣。大熊貓教授白忠德在他的著作《大熊貓 我的秦嶺鄰居》對兩種大熊貓的差異作出了總結。四川亞種頭大牙齒小,頭長似熊,胸部深黑色,腹部白色,下腹部毛尖黑色、毛乾白色;秦嶺亞種頭小牙齒大,頭圓像貓,但不是一般家裏養的貓,是浣熊科的小貓熊,胸部深棕,腹部棕色,下腹部毛乾白色、毛尖棕色。

根據研究資料顯示,四川、陝西兩地大貓熊同宗同源,但受到嘉陵江阻隔、人類活動的影響,5萬年前,它們就斷往來,無法聯姻,開始了各自獨立繁衍、進化的過程。DNA研究顯示,四川大熊貓和秦嶺大熊貓已經30萬年沒有過來往。

浙江大學生命科學院的方盛國教授也表示,根據新的動物分類學研究結果,將大熊貓分為四川亞種和秦嶺亞種,秦嶺亞種僅佔18.5%,比其它五大山系的大熊貓更為原始,具有獨立的進化歷史,遺傳分化、形態已達到亞種分化水平。種羣數量更少,棲息地更狹窄,生存情況更瀕危。

另外,秦嶺大熊貓基本是野生,翻山越嶺覓食,互相撕咬爭奪配偶,這些都是在動物園裏看不到的,只有在秦嶺的深山野林存在,秦嶺大熊貓才真正是一種有野性的動物。

秦嶺獨有能拍出彩色照片的棕色大熊貓

據悉,秦嶺地區大熊貓的發現始於1975年,在西安漢文帝母后薄姬南陵中,出土了大熊貓完整頭骨。學者認為,2000多年以前,大熊貓已成為西漢上林苑皇家豢養的珍禽異獸之一。1986年,秦嶺南麓洋縣出土的大熊貓小種化石表明秦嶺大熊貓有着悠久的歷史。

事實上,秦嶺大熊貓不僅僅有黑白色,還有極為罕見的棕色個體。今年5月,大熊貓國家公園周至管理分局職工在收集整理佈設的野生動植物監測紅外相機拍攝內容時,意外拍攝到野生棕色大熊貓的影像資料。這也是迄今為止,秦嶺第10次發現野生棕色大熊貓蹤跡。人們形象地將這種“棕黃色”的大熊貓稱為“金絲大熊貓”。今年5月28日,全球唯一一隻可供人們研究、觀賞的棕色大熊貓“七仔”,在剛剛開園的秦嶺四寶科學公園中首次公開露面,不少“熊貓粉”見到“七仔”憨態可掬的模樣感慨道,終於見到能拍出彩色照片的大熊貓了。

秦嶺大熊貓保護的陝西實踐

多年來,陝西高度重視大熊貓保護工作,為保護秦嶺這一“天然基因庫”的生物多樣性和維護以秦嶺大熊貓為主的珍稀物種及其生態系統的完整性和原真性,從20世紀60年代開始建立自然保護區,通過實施野生動植物保護、自然保護區建設、天然林保護、退耕還林和長江中上游防護林建設等系列生態保護工程,促使秦嶺大熊貓保護管理事業蓬勃發展,同時開展野外巡護、救護、監測和科學研究,建立、發展大熊貓圈養種羣等措施,有效促進了瀕危的大熊貓種羣,在秦嶺繁衍壯大。

第四次大熊貓調查結果顯示,陝西秦嶺大熊貓約345只(不含幼體),佔全國18.5%,棲息地面積36.06萬公頃,潛在棲息地面積24.46 萬公頃,涉及5市11縣。與第三次大熊貓調查時相比,野外大熊貓種羣數量增幅為26.4%,超出全國平均增幅9.8個百分點,為全國最高。種羣密度為0.096只/平方千米,較第三次大熊貓調查增高了23.1%,超過全國0.072只/平方千米的平均密度,位居全國之首。截止2020年底,秦嶺大熊貓人工種羣數量已達到32只,實現了“四世同堂”,陝西也成為世界第三大大熊貓繁育基地。

2019年11月11日,大熊貓國家公園陝西省管理局正式掛牌。據悉,大熊貓國家公園陝西秦嶺區總面積43.86萬公頃,囊括了秦嶺70%以上的大熊貓棲息地。其中,核心保護區面積31.51萬公頃,一般控制面積12.35萬公頃。區域涉及西安、寶雞、漢中、安康4市8縣的19個鄉鎮,包括12個自然保護區、2個森林公園、2個水利風景區、3個省屬林業局、16個林場,成為推動大熊貓“終極保護”的有力武器。

有專家表示,大熊貓“降級”背後大家可以看到我國生態環境建設的成就,事實上,只有持續地保護大熊貓和其他瀕危動物,才能讓我國的生態持續改善,並保持較好的生物多樣性。這對於人類和所有居住、生存在地球上的生物,也才是最大的利好。

西安報業全媒體記者 龔偉芳

閲讀下一篇:沒有了...